字形演变查询 | 字体知识 字体转换网-字体转换器在线转换!

明清两代官方编撰的《华夷译语》介绍

时间:2018-10-03 21:50 分类:通用字体知识 阅读次数:

  《华夷译语》是明清两代官方编撰的若干种汉语和非汉族语言的对译辞书的总称。此书大多是明清两代的抄本,刻本甚少,流传不多,有许多珍贵的文本流落国外。

  《华夷译语》分为甲、乙、丙、丁四种。甲种《华夷译语》,又称洪武《华夷译语》,系明洪武十五年(一三八二)翰林侍讲火源洁与编修马沙亦黑等奉敕编撰,洪武二十二年(一三八九)刊行。《涵芬楼秘籍》有收录。火源洁係蒙古人,生平事跡未详。此书以华文译蒙古语,未列蒙文。书前有刘三吾所写的序和凡例六则。全书分类凡十七门:天文、地理、时令、花木、鸟兽、宫室、器用、衣服、人物、饮食、珍宝、人事、声色、数目、身体、方隅、通用。

  据《读书敏求录》,火源洁又编有另一种《华夷译语》,书前有朱之蕃所写的序,全书分为十三馆,即朝鲜、流球、日本、安南、占城、暹罗、韃靼、畏兀儿、西番、回回、满喇加、女直、百夷。疑此书即内板《经书纪略》之《增定华夷译语》。

  乙种《华夷译语》,又称永乐《华夷译语》。明永乐五年(一四〇七)设四译馆后,由四译馆编译。四译馆设有韃靼、女真、西番、西天、回回、百夷、高昌、缅甸八个馆。后於正德六年(一五一一)增设八百馆,万历七年又增设暹罗馆,共为十馆。各馆《译语》一般都分为“杂字”(即对译词汇)和“来文”(即公文)两部分,有民族文字。不同抄本很多,有个别刻本行世。凡有民族文字的《译语》皆上列民族文字,中列汉语义译,下列汉语音译。

  丙种《华夷译语》,又称为会同馆《华夷译语》,明茅端徵(字伯符,一五九七——一六三六)辑,明会同馆编。仅有杂字,没有来文,而杂字又只有汉字注音,没有民族文字。计有朝鲜、琉球、日本、安南、占城、暹罗、韃靼、畏兀儿、西番、回回、满刺加、女真、百夷等十三馆的译语。只有抄本,没有刻本。会同馆所编此种《译语》一般认为较乙种《华夷译语》为晚出。但国内所藏的一种《译语》则较早,而且也有出於十三馆之外的《译语》,如《河西译语》。

  丁种《华夷译语》,又称会同四译馆《华夷译语》,系清乾隆十三年(一七四八)会同四译馆设立后所编撰。有四十二种七十一册,国内所藏皆是手抄本,国外所藏有部分是刻本。所录係杂字,没有来文。除一种外,均有民族文字。

  兹将各种《华夷译语》列表比较如下:

明清两代官方编撰的《华夷译语》介绍

  《华夷译语》保存了大量明清时代少数民族语言资料,语种之多为任何别种资料所不及,是研究明清时代少数民族语言的宝库。但是长期以来无人问津,整理和研究工作还刚刚开始。至今只是对其中的《河西译语》有较深入的研究。

  明会同馆编辑的《河西译语》共分十七门,收二百五十五条词语,逐条用汉字注音。如:“天,吉达麻;星,忙;云,卜尔。”用於注音的汉字共二百三十一个。没有民族文字。记录的是一种明代河西地区的党项语,它是研究十四世纪后半期的党项语的极珍贵的材料。西夏文的资料不少,但是从汉文中直接反映党项语语音的罕见,也许是絶无仅有。据冯蒸和陈乃雄的研究,《河西译语》所反映的语音与西夏文不完全相合。就词匯而言,杂有西夏语、藏语和彝语成分,但大多数词语与上述三种语言都没有关係。它与西夏文所代表的语言在词语上差别较大。从《河西译语》来看,十四世纪的党项语是一种受到汉藏语系语言深刻影响的阿尔泰语系语言。《河西译语》使我们有可能认识党项语在十四世纪后半期的性质。

  有关本书的研究著作有:冯蒸《〈华夷译语〉调查记》(载《文物》一九八一年第二期)、冯蒸《〈河西译语〉初探》(载《亚洲文明论丛》,四川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六年)。 

明清两代官方编撰的《华夷译语》介绍

最新文章
字体在线转换

象形文字转换器 | 网络字体转换器 | 真笔字转换器 | 数字大写转换器 | 探索发现古墓纪录片 | 字母大小写转换

Copyright 2012-2015 字体转换网(www.zitizhuanhuan.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